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讲好记者故事的叙事学意义

发布时间:2020-10-09 16:59:00

  一般来说,记者是隐身在新闻作品背后的人,他们的倾向性通过事实的传递而呈现。但是,记者作为一种社会职业,又有机地与整个社会密切关联,他们的工作场景和情感经历也是人民生活的组成部分,因此揭示这些内容的故事同样具有意义。 

  目前,“好记者讲好故事”的活动已沿续到了第七届,媒体不分新老大小,地方不分东西南北,各地一大批媒体工作者走上讲台,讲述自己采写新闻过程中的独特经历,展示与作为新闻主体的人民群众之间的血肉感情,最后全国还要选拔一批各具特点的讲述者,直接面向全国受众叙说精彩故事。

  从信息传播的角度来看,新闻也是一种围绕人的叙事活动,经过研究者对海量叙事信息的深入分析,揭示出了许多相关规律,其中有一个分支学科就叫叙事学,研究者沿着信息传播的轨迹研究发现,新闻作品问世之后并不是像被扔出的石头那样没有生命力。相反许多作品发表后在记者与受众之间具有可交流性,受众希望了解作为人的记者是通过何种途径,去感知自己所不熟悉人的个性化生活和事件,进而形成作品的,这些对于新闻意义的深入阐释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例如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斗争中,湖北记者接触到人称“渐冻斗士”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予,并不是立刻感知到这位后来被授予“人民英雄”人士的伟大之处,而是通过一系列细节使采访者产生了心灵触动,进而在报道那些看起来过程平凡,实则人格高尚的事情中逐渐在情感上被打动,自然产生共鸣,对在凶险疫情背景下的场景与医者仁心的境界,有了直抵和硬核的感知。

  像这样一些记者讲述出来的故事,具有在作品之外可交流的作用,因为新闻作品中一般是不写记者自己的,但在叙述故事的时候可以将自己心路历程和盘托出,这样就可以让公众更加理解人——新闻中的人和写作新闻的人,这种叙事维度的变化,对于媒介的公信力有着独特的支撑作用。

  实际上,让记者在作品之外,用讲故事的方式以增加叙事维度和深度的做法,国外也一直在做,那些获得过普利策奖的记者,总是会把具有曲折性的采访经历叙述出来,成为获奖作品的叙事补充。例如,揭露东南亚“血汗海鲜”的作品在获得2016年第100届普利策新闻奖后,几个采访记者就多次生动讲述采写过程,揭示体验那些“为奴22年”渔工心态的过程。

  视角不同则观察所得相异。“好记者讲好故事”活动从叙事学角度来看,提供了叙事者的内视角,以“我”的所见、所闻、所感引导叙事,或者剖开内外视角交叉,多元视角互证的内幕,以达到对单一视角的超越,这是具有社会意义的好事情。

  新的时代,虽然大众媒体已经不再具有话语独占的传统地位,但是大众媒体的信用,是以从业者的职业道德作为背书的。讲好记者故事,就是对这种背书的一种明示。只要不断地坚持下去,就会在记者与受众之间搭建起互相理解与互相信任的桥梁,这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作者:江作苏  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创院院长、原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董事长、第七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6号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