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职业道德建设

教育改革中的问题“禁不完”

发布时间:2016-09-09 16:55:00

我在大学工作,从事矿业行业,所以更关心教育和环保问题。当前,我国依然处于一个高速的发展阶段,教育问题、社会发展环境问题,社会财富的分配问题,都需要在发展中找到一个平衡点,这样社会才能健康地向前发展,才能让“中国梦”更快实现。 

  要用社会力量促教育,政府不能“大包大揽” 

  长期以来,我国教育改革取得了很大进步,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就是“蛮拼的”。但是围绕教育的问题依旧不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例如,在高等教育改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像高校去行政化、开放自主招生等,但自设学位和农村孩子的教育等方面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其中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在国家财务里如何给他们“切蛋糕”。 

  教育的问题不仅多,而且也很复杂,所以政府在推动教育改革上也应转变思路。我们长期习惯于把教育的所有问题都让政府来大包大揽,但由于财政有限,稍有疏漏、解决不好,就难免造成很多问题。因此,政府在教育中的角色和思路有待转变,应更多地引导社会力量来办教育,考虑如何吸引社会力量投身教育事业的问题,并鼓励、倡导发展民办教育。只有这样,教育的“国家队”和“社会队”才有机会融合在一起办教育,我们国家的教育才更有希望。 

  多少“禁令”才能管好教育? 

  教育改革要取得实质性进展,需在去行政化方面寻求突破。但如何进一步去行政化,如何进一步发挥大学本身的办学积极性还有很多路要走。 

  行政化的教育是有局限性的。例如,教育部2015年高招工作通知,包含了针对高招工作的26个“不准”,但这些“禁”能在长远上从根本上改变教育的种种问题吗?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不断有一些新的、没有想到、没有规制到的问题,这是否需要明年就推48个“不准”,后年推56个“不准”?用这种方式管理学校显然不是科学的方法。 

  因此,教育改革首先应该给学校更多空间和时间。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让高校自己去规范。然后依靠教育行政部门去监督、检查学校,给学校一个核心、原则和方向就可以了。而不是用行政命令的方法去规制教育。 

  此外,大学校长应该职业化。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任职周期平均一届不到五年,但有人统计美国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是14年,远长于我国。而我认为,一个大学校长想把一个大学搞好,没有十年八年时间是不会有起色的。 

  高考改革可倒逼教育整体改革 

  目前,高考改革的方向是对的,由曾经单一的考试变为综合衡量一个考生的素质,通过高考改革,不仅仅是看考试或者看成绩,而是把平时成绩和考生特长的成绩都考虑进来。这样可能会倒逼我们的中学教育、小学教育进行改革。因此,高考改革总的思路是对的,首先在上海和浙江实行,然后再逐步推开。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间,肯定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问题。这要理性看待,有问题很自然,没有问题才不自然,关键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时,政府不必管的太窄太细,可以让大学自己去解决这些问题。教育部门负责去督促学校:一是看其有没有失职,二看学校是否存在腐败现象,三是看学校是否对每个考生的公平性做出了考量。我认为有这些大的原则就够了。 

  “痛”的不只是教育 

  两个现象需要从本质上挖掘。第一,大学生自主创业的持续升温。有人认为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是大学的教育问题,其实不是这样。大学传道、授业、解惑,但毕业后能否找到工作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决定的。比如今年可能就会更严峻一些,经济下滑,很多高耗能的工厂都关了,新兴产业又没起来,那毕业生就会面临就业困难的问题。其实,不论在哪个国家,创业成功的也是少数,多数人都失败了。因此把培养学生创业作为一个指标还是存在问题的。我们学校很重视对学生创业的培养,除了在专业教育之外,我们更强调通识教育。知识爆炸的年代,学习不成问题,尤其是慕课(MOOC,即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出现以后。 

  第二,春节期间,一个博士生在他的返乡笔记中描述乡村的“知识的无力感”引发关注。有人认为是教育出了问题,有人认为是农村政策出了问题,我认为这些都是表面问题,根本问题是社会财富如何公平、公正地分配,如何能够让所有的年轻人,无论是“穷二代”还是“富二代”都有希望,让每个人看到只要好好奋斗都能有前途,这样社会才能充满活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6号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