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媒研究

党报的社会新闻如何操作

发布时间:2007-12-03 14:50:00

       社会新闻在党报内容架构中处于什么位置?党报的社会新闻具有什么样的性质?新时期下党报的社会新闻如何操作?这一系列问题,既是一个老问题,又是一个新问题。说它是老问题,是因为它从党报诞生的那天起就存在,而且一直伴随着党报的成长而延续;说它是新问题,是因为它又因着党报的变化而变化,随着党报不同时期出现的不同特点,它又要作出相应的调整,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因此,要从理论和实践上回答这些问题,必须要有历史的眼光,充分考虑党报所处的时代特点,必须牢牢把握住党报之有别于其它传播媒介的独有特质。

  对党报社会新闻认识的误区

  关于党报社会新闻,自然见仁见智。影响对党报社会新闻的认识有多方面的因素,有长期形成的固有的新闻观念的影响;有党报角色分工中形成的模式框架的束缚;有较为复杂的现实社会关系的障碍;有党报社会新闻与一般社会新闻特点定位上的认识模糊等原因。但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办报实践中存在的各种错误认识和观念已严重制约了党报社会新闻的发展。

  1.党报的社会新闻可有可无。有人将党报的社会新闻比喻成鸡肋,上不了大台面,留之无用,弃之可惜。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有一种观点竟也大行其道。说什么,党报发行采取的是行政征订的办法,可读与否并不影响报纸的发行量,在办报中只要刊登好一些政策条文、对各种会议活动及时作出报道,完成上级交办的宣传任务就可以了,因此,作为党报工作者主要应该研究加强党报的时政报道和经济报道,社会新闻也被一些人等同于花边新闻,可有可无,充其量只是其他新闻门类的一个补充。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社会新闻日趋弱化。在具体的办报实践中,社会新闻在版面上难以得到有力的保证,社会新闻稿件也经常是似有实无,甚至在一些人的观念意识中,从事社会新闻报道的记者也被边缘化,被认为能力差、水平低,不能“挑大梁”,在报社的采编队伍中低人一等。因此,许多记者宁肯每天去开个会、拿个材料、写个“豆腐块”之类的会议消息,也不愿去深入生活、深入实际,去采写为读者喜闻乐见、叫得响的社会新闻。

  2.社会新闻就是负面新闻。许多同志一提起社会新闻,往往将其与曝光、揭短、揭露阴暗面联系起来,把“报忧”的标签硬贴给社会新闻。在一些人的眼里,社会新闻似乎是凶杀、色情的代名词,只有在都市类报纸才有它的容身之地,党报不屑为之,也不能为之。有人把弘扬主旋律与抓社会新闻对立起来,认为社会新闻对于弘扬主旋律不但起不到多大作用,而且还会抵消正面宣传报道效果。报纸刊登负面新闻,会给人们带来一种印象,似乎这个社会一团漆黑,没有一点光明了,从而会瓦解人们的意志、精神,使人沮丧,使人消沉,丧失前进信心,对社会心理造成十分严重的危害。

  3.社会新闻会降低党报的格调,损害党报的权威性。有人往往把社会新闻和低俗、格调不高等相提并论,把党报社会新闻与一般都市小报猎奇炒作新闻及浮光掠影的市井新闻混为一谈。有人认为社会新闻就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因此,党报参与社会新闻报道会显得格调不高,社会新闻报道量过大会冲减党报的品位和权威性,认为要想提高党报的品位、权威性,就应该减少党报社会新闻的报道量。

  新时期社会新闻在党报中的位置

  要想弄清社会新闻在党报中的地位和作用,必须先从理论上厘清什么是社会新闻。

  新闻有各种类别,诸如经济新闻(又可分工业新闻、农业新闻、财贸新闻等)、政治新闻、文化新闻、军事新闻、体育新闻等等,社会新闻便是其中重要一类。社会新闻有其特定的报道范围。凡反映社会生活中有关的社会问题,包括伦理道德、人际关系、社会风尚、生活情趣等等,都可归于此类。社会新闻又和其他许多类别的新闻,诸如法制、文娱、体育、灾害等搭界。近年来,社会新闻外延在扩展增大,其表现形式、内容构成和报道手法都有其独特的可读性和视觉冲击力,其中有许多内容是健康积极、富有教益的。也有许多社会新闻是对各种案例的报道,尤其是对作案、侦破细节的详细描述。在一些都市类媒体,社会新闻成为一些媒体的立身之本和竞争法宝,在版面上占有重要位置。有的报纸甚至公开喊出“得社会新闻者得天下”,他们对社会新闻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那么,就作为机关报的党报而言,究竟是否需要社会新闻?社会新闻在党报实践中又居于什么样的地位呢?

  首先,党报担负的宣传重任离不开社会新闻。贯彻“二为”方针,弘扬主旋律是贯穿一张党报各个方面的主线、灵魂,党报毫无疑问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恪守这一原则。但这个主旋律绝不意味着仅仅指政治、经济、科技等新闻,同样包括每日每时都在发生的社会新闻。就实际生活而言,大量与国计民生,百姓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与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相连的社会新闻恰恰直接、真实、具体地反映着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工作主题。大量社会新闻的事实说明,主旋律蕴涵在永不止息的实际生活中。主旋律好比树的生命,它存在于根、干、枝、蔓、花、果之中,损害了哪一个,都会失却风韵,造成遗憾。社会新闻在党报这棵大树中,恰似枝、蔓、花、果一样,洋溢着生命的旺盛气息。一滴水反映太阳的光辉,一棵树联系着环保战略,一条警讯能挽回多少人的生命,一例腐败事件的惩治会使人们看到党和国家的力量……从读者角度看,一则具体的社会新闻对读者的情感触动往往不亚于一个相同主题的成就报道,而且在某些时候、某些方面,它发挥着独特的、为其他门类新闻无法担负的重任。

  其次,社会新闻也可增强党报的可读性,扩大党报的影响力,增强党报的竞争力。党报的读者群虽然有着自己的个体需要,同时,它又有着一般读者所共有的特点,即在读报时,除了了解相关的政策信息外,也要满足自己的感官精神需要,满足自己的精神享受。许多机关报办的子报、都市报、晚报以及一些生活服务类的报纸以大量刊登社会新闻见长,并已成为这些报纸赢得读者市场、争取更大广告份额的主要手段之一。在报纸竞争激烈的今天,党报也不可能超然物外,而是要积极融入“竞争大合唱”,党报需要在与晚报、都市报的竞争中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和影响力,而社会新闻对于党报来讲,也同样是一个重要的、实现上述目标的竞争砝码,是一个“卖点”。面对强敌环伺,党报没有绝对排斥“卖点”的理由。近年来,许多综合性大报、日报,包括各级党报,也纷纷开设社会新闻专栏、专刊,有直接称为社会新闻版或专栏的,有称为“今日关注”(其中有大量社会新闻)的,不一而足,社会新闻已成为党报参与报业竞争的生力军。

  再次,强化社会新闻的地位和作用,也是党报队伍建设的需要。众所周知,社会新闻的采写对记者的工作作风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它要求记者必须深入实际、深入生活、深入一线,要求记者必须手勤、眼勤、腿勤,“好新闻是用脚板跑出来的”,新闻前辈这一至理名言在社会新闻工作者身上也屡试不爽。如果一个跑社会新闻的记者每天端坐家中,靠看看材料、翻翻文件,不深入到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中,是断不可能写出名篇佳作的。记者良好的采访作风和高质量的社会新闻作品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优秀的社会新闻作品要求记者必须深入实际,记者也只有深入实际才能采写出优秀的社会新闻作品。因此,培养一个记者良好深入扎实的采访作风,建立一批合格的记者队伍,倡导采写社会新闻是一条行之有效的途径。

  第四,当前的新闻实践中出现的边际化现象,也无法回避社会新闻。社会新闻与其他门类新闻的融合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深入,已很难完全分得清哪是纯粹的社会新闻了。通过具体的新闻实践,我们也可清楚地发现,当下的社会新闻和时政、经济、文化新闻越来越互相渗透,有些新闻已经很难简单地以社会新闻、时政新闻或者经济、文化新闻来表述,有些新闻事件虽然发生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但它却具备社会新闻的典型特点,又是地地道道、纯粹的社会新闻。从当前已见诸报端的新闻作品来看,有相当数量的新闻表现出边际化、交叉性,即时政、经济、文化等门类新闻的社会化。社会新闻不负众望,发挥着它为时政、经济新闻等所不具备的独有功能,或者和时政、经济新闻互为融合、遥相呼应。

  在具体的新闻实践中,有的新闻工作者还有意识地对各种门类新闻进行“嫁接”,并获得成功。由于党报获取一些政要新闻信息来源上的优势,使得党报在获取这部分信息方面具有晚报、都市报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利用好这个资源优势用于社会新闻的采编,也是社会新闻融进主流新闻的一个体现。将那些既是政府的重要工作,又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内容,用社会新闻来表现,达成与社会新闻的“嫁接”,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宣传效果。

  第五,过去党报新闻实践中的成功范例也印证了社会新闻的不可替代。我国许多优秀的新闻前辈如范长江、穆青、范敬宜等都用自己的新闻实践对这一问题作出了回答。许多耳熟能详、朗朗上口的名篇佳作,如现在仍被我们所熟知的《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两家子公社干部睡上了安稳觉 :夜无电话声,早无堵门人》等等,说起来都是社会新闻。可见,党报在做社会新闻的时候,所关注的不是题材所能给受众带来的感官刺激,所采用的不是带有煽情意味的报道方式,所掌握的不是愈离奇愈好的衡量标准。相反,它坚持的准则是:“琐闻”中含有引人深思的意味,报道中蕴含正确的舆论导向。

  党报的社会新闻如何操作

  由于受党报的性质、定位、受众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党报社会新闻与其他类媒体的一般性社会新闻要有层次上的区别,在报道的选择和操作上自然也有不同的要求,但无论如何,适应当今社会读者的要求,回归新闻本原,这是党报社会新闻的题中应有之义。

  ◆不仅“有意义”还要“有意思”

  由于党报受到定位、版面数量等因素的影响,党报不可能像某些生活类媒体那样采取“海量战术”, 逢“闻”必报,因此,党报不能见“卖点”就“卖”。党报在占领市场方面,一不靠猎奇和对奇闻逸事的报道取胜,二不靠有关“腥”、“性”、“星”的“猛料”吸引人,三不靠虚张声势的“炒作”制造轰动效应。它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它靠的是新闻信息的权威发布,靠的是新闻报道所透出的深邃性和洞穿力,靠的是对于广大受众的根本利益的关注和深层次的人文关怀。因此,党报社会新闻应该是严肃的、有深刻的思想内涵、较高新闻价值取向和良好社会效应的。 党报在对社会新闻进行取舍时,一定要围绕“关注度”和“关联性”作好文章。

  在稿件的选择上,不能“拣到篮里都是菜”,要处理好内容的广泛性与所反映事实的典型性之间的关系。社会新闻报道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有效载体和手段,而不能把它作为取悦读者、哗众取宠的工具。如果单纯从吸引、招徕甚至迎合某些读者口味的角度考虑,报纸多登一些这方面的稿件,是能够抓住部分读者、起到某种“轰动效应”的,对于扩大报纸发行、吸引广告客户等,也会收到某种预期的效果。但是,这样做的结果,不仅有违党报所担负的神圣使命,而且也会最终从根本上失去读者。

  选择社会新闻稿件,当然要考虑不同行业、不同层次之间的读者需求,尽可能多侧面、多角度、广范围地反映到版面上来。作为一级党报,要更多地考虑有没有一定的典型性,见报后对读者有没有教育引导作用,除了“有意义”外还要“有意思”。

  ◆不仅要有意思,还要有用处

  长期以来,党报仅仅作为意识形态的主阵地而存在,社会新闻的作用更多地表现在弘扬主旋律、树立正面典型、完成舆论教化等方面。相对而言,比较少地关注读者日常生活方面的事情,有的读者戏言,党报是大报,大报报道的自然是大人物,小人物、小事件、百姓的吃喝拉撒自然不在报道范围。这话虽然有些偏颇,但也反映出党报某种程度地存在着的重政治、轻民生的状况。市场经济的逐步成熟,与之相应的是一个公民社会的形成。公民社会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公民对于自己的经济利益、自身社会权利的高度关注,新闻信息的实用性也自然成了他们关注的焦点,因此,适应现代公民社会的要求,选择公益活动作为服务功能的支撑点,增强新闻的服务功能,应该是党报的必然选择。要想让党报真正受到读者的欢迎,扩大党报的影响力,党报必须眼光朝下,树立民生理念,做足民生新闻。

  当然,党报的民生观念更应该是一种“大民生”理念,使民生新闻更加符合现代公民社会的发展规范,从而使党报的民生新闻摆脱零碎化、庸俗化的现象,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诚然,只要是民众想看、爱看的都加以报道的“民本取向”, 是民生新闻的可取之处。但党报如果不能正确理解这一价值取向的含义的话,就会把这种放低姿态的方式当成是对市井趣味的迎合。党报的民生新闻应该摒弃报道内容的碎片化现象,在报道中杜绝无关宏旨、鸡毛蒜皮的稿件,提高对报道对象的宏观把握能力,更加注重对经济社会发展趋势的分析判断,透过纷繁的社会乱象发现其中带有规律性的东西,从而为自己的主流读者群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服务,否则,会使民生新闻完全沦为受众娱乐的工具,从而丧失党报所应具备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既要单打一,还要“大合唱”

  党报采编队伍的能力在业内有目共睹,现在当务之急的是如何把这种能力体现在报纸上、体现在版面上,这需要党报新闻工作者要进一步转换思路,改变工作方式。和生活类媒体相比,党报有着不同的市场定位,拥有着不同的目标读者群,它在社会新闻信息来源渠道上相对单一,因此,党报必须扬长避短,充分发挥党报在时政、经济新闻等方面的优势,挖掘、提升党报社会新闻的质量。

  由于党报获取一些政要新闻信息来源上的优势,使得党报在获取这部分信息方面具有晚报、都市报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如果能利用好这个资源优势用于社会新闻的采编,也是社会新闻融进主流新闻的一个体现。当然,不是所有工作新闻的内容都能用社会新闻来表现,能够与社会新闻“嫁接”的工作新闻必须具有一些特质,它要具有一定的“兼容性”:既是政府的重要工作,又是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内容。这个“相关”可以是直接相关,也可能是间接相关,与时政新闻相比,社会新闻在报道对象、报道内容的重要、报道的严肃和深刻方面均不及前者,与之存在着一定的差别和差距,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它在报道面的广阔、报道内容与方式所具有的趣味性方面,则往往远甚于前者。前者在许多媒体特别是党报上被处理成要闻,具有相当强的穿透力,多为硬新闻 ;而社会新闻中的相当一部分则富于人情味和趣味性,多为软新闻,穿透力逊于前者,但对受众的吸引力超过前者。2007年年初以来,大众日报政教新闻采编中心结合本部门参与时政报道比较多的特点,提出将本年度作为“新闻资源深度开发年”,要求记者深挖新闻的第二落点,从会议中抓“活鱼”。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取得了不俗的业绩,采写刊发了一批如《我省砍掉六成出国团(组)》、《省长信箱帮了我大忙》等引起较大反响的稿件。

  与此同时,党报记者也要真正深入到读者的生活中去,在办报实践中和读者形成互动。要充分发挥党报热线的作用,“从读者中来,到读者中去”,采取各种切实有效的手段从读者那里获取有价值的报道线索,同时,加强和读者的联系,得到读者的认同,进一步扩大报纸在读者中的影响力。

  ◆不但要说“好听的”,还要报“难看的”

  党报如何在市场竞争中取胜?做好舆论监督工作,是党报占领市场的制胜法宝,社会新闻在加强舆论监督报道方面无疑是排头兵。从目前情况来看,和都市类报纸相比,舆论监督报道在党报的内容框架中并没占居应有的重要位置,舆论监督报道过少,该监督的没有去监督,该批评的不做批评,久而久之,在读者那里就形成了一种错误观念,似乎党报只会歌功颂德,遇到问题文过饰非,使得党报的社会影响力大打折扣。党报舆论监督报道分量少,究其实际,非不能,实不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部分编辑记者的读者服务意识差,不愿想读者所想、急群众之急,没有把敢为读者鼓与呼的意识化为自己的自觉行动。另外,由于舆论监督报道往往要涉及到一些批评对象,涉及的话题也比较敏感,因此,一些记者怕给自己惹麻烦,宁愿采取明哲保身的态度,即使线索摆在自己的面前,也不去采访报道。

  在当今条件下,党报的舆论监督功能应当得到进一步加强。贪污腐败等现象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党报应当如实报道这一客观存在的现象,那种“只报喜不报忧”的做法,是对事实的一种不恰当的“筛选”,实际上违背了新闻的真实性原则。做好舆论监督,我们一定要处理好正面宣传报道与舆论监督的关系。正面宣传报道并不等于表扬性的报道,不等于单纯地唱赞歌。正确的舆论监督,恰恰可以起到廓清是非、辨别真伪、正本清源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适当的舆论监督,也是正面宣传报道的一种形式,更是引导舆论的有力途径。党报应以相当的篇幅与相当的力度进行舆论监督,那样可以向公众表明我党惩治腐败的信心与决心。当然,在监督的过程中,要把握分寸,坚持帮忙而不添乱,做到建设性批评,不能不计后果只图一时之快。

  (作者为大众日报政教新闻中心副主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6号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