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媒人物

谢东星:基层是源头活水 作风系身家性命 争做一名堪当信任的媒体人

发布时间:2011-08-26 16:44:00

    

 

武汉晚报是一份有着50年历史的区域大报。这份报纸与北京晚报、羊城晚报等知名晚报齐名。在这里,积淀了一批有着丰富文化底蕴和严格新闻历练的媒体人。在这样一个以“为百姓谋利益”为宗旨的新闻团队里,各位前辈的身体力行、言传身教,影响着、感染着我这样的初学后辈,要做一名堪当信任的媒体人。

我是2000年进入报社的。在此之前,我在医院当了六年医生,对于新闻工作,几乎是个门外汉。报社用我所长,安排我从事健康新闻。从业之初,报社对我进行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培训,其中一个核心就是要深入基层、端正作风、牢固把握好新闻的真实性。我想,当医生,来不得半点虚假。因为,这关切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当记者,更不容许些须差池,因为,真实就是新闻的生命。

几年间,我的办公桌换了好几个地方,可是在案头总贴着一张“座右铭”:成稿后一定要再次核对人名、地名、职务、数字。健康新闻经常要发布便民信息,比如,接种疫苗的咨询电话,武汉有13个城区,一登就是13个号码。虽然号码来自权威部门,我还是自己动手一部一部地拨通、确认。

尽管这样,我还是有过闪失。武汉有个城区叫蔡甸,黄陂有个乡镇也叫蔡店,前者是草甸的甸,后者是饭店的店,发稿过程中我把两者混淆了。还有一次,读者来稿写到“江西老表”,我记起高中时著名作家袁鹰“井岗翠竹”中的老表是有单人旁的,再次犯了业务不精的错误。这两次文字差错,报社扣了我十元钱,并在大厅张榜公布。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可这十块钱买来的教训我铭记在心。那就是,作风严谨是一名党领导下媒体人的本分。

20065月,一个河南来汉养猪农民工的6岁的儿子小衡川掉进了滚烫的潲水锅,生命垂危。我获取线索后,按照报社指派,联手慈善记者,发起了拯救衡川的系列报道。我不下十次跑到郊区的猪舍,了解衡川的家庭情况。酷暑时刻,我陪伴衡川的母亲在没有空调的楼梯间里做饭,观察一个母亲的艰辛。整个报道历时半年,央视先后三次派员报道,共为衡川募集善款85万元,创下了武汉地区单人募集善款的记录。衡川得救了,成为全球唯一一个烫伤面积100%仍能存活的儿童。可是记者的责任并没有结束:五年来,我为衡川的父亲寻找猪饲料,为衡川寻找对口的学校,为他家的猪寻找买家……今年春节,我陪一位爱心人士给衡川家送了一台彩电,还在他家喝了排骨汤。这饱含深情的排骨汤,很香。

拯救衡川的成功报道,不仅在全国人民面前彰显了武汉这个爱心城市的文明形象,展示了武汉晚报的影响力,我个人也收获了读者和社会的信任。自此,我的手机号码就记在了烧伤科的护士站上。每逢有贫困患者,他们就会想到找晚报,找谢记者。几年来,我发出的报道先后为出生仅一百天的新洲烫伤女婴募捐9万元,报道的仙桃花鼓戏演员、英雄母亲熊丽当选为中国十大杰出母亲。

在这样一个和平年代,深入基层、靠脚板跑新闻也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2008年的雪灾想来大家记忆犹新。也是春节前几天,荆门五三农场一名患癌症的高中女学生临终要捐献角膜。我奔波百余公里赶赴现场,采访返回时接近半夜,突降搅天风雪,车子也意外故障,我们打着手电筒充车灯在汉宜高速公路上前进。幸亏报社及时协调了仙桃交警为我们引路,才得以脱离险境。

此后的汶川地震,以及2009年的震后第一个春节,我主动请战,两赴灾区,冒着余震、塌方的威胁,克服了生活上种种不便,实地走访了北川、汶川、绵竹和什坊等重灾区。艰难险阻自然不能与奋战灾区的人民子弟兵相比,但20个日夜的一幕一幕,至今回想起来胆颤心惊。我们在前方如实报道了灾区的风貌,为汉旺小学送去1000万捐款,为履行一个“为百姓谋利益”媒体的社会责任,我们尽了心。

在这个过程中,我个人的精神风貌得到了净化、业务能力得到了提升。我参与报道的“茂县15勇士的生死日记”获湖北新闻奖一等奖,作为报道组组长参与组织的“春回汶川”系列报道获得武汉市委宣传部通报表扬。

我想,基层也并不一定就是山乡、农村和社区。作为一家城市媒体的记者,我的每个报道对象就是我必须联络好的“基层”。桂希恩教授是我们湖北的名人、中国的骄傲。严格意义来说,桂教授对记者并不感冒,因为他不愿意宣传个人。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我平均每月要陪他两次坐专家门诊。在现场,我看到了肝病患者的隐忧、艾滋病患者的疾苦,更了解了这个胸怀博大的一线科技工作者的内心。人心都是肉长的,石头也能被热情孵温。桂教授成了我的一个独特的新闻线人:随州一名艾滋孤儿想学一门技能却没有钱,桂教授找到我,通过我的报道,团省委的同志把责任接过去了;汉川一个女生辍学在中南医院门口卖报,桂教授发现后找到我,通过报道问题解决了。此外,桂教授还和我沟通过湖北第一例黑热病系返乡民工等重大的新闻资讯。就在前几天,他组织一名襄阳艾滋孤儿去中南海参加政府活动,这个孩子回汉后,桂教授又找到我,我托人把孩子送回乡村。

2009年,我们受武汉市卫生局委托发起了“好医生评选”的报道。我们创新报道形式,将海选的第一票交给病人。一个公信媒体的创新,一时间搅动江城,许多七老八十的爹爹婆婆冒酷暑送选票上门。我们奔赴乡村和社区核实、采访,最终发现了王争艳这个社区医生的先进典型。在报社党委的关切下,田巧萍、鲁珊、彭学明等组成的报道团队,对这名好医生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追访,成功报道了“上医之境”。

一天时间,全国数百家媒体转载,2万多名网友跟贴留言。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副总理李克强先后批示,弘扬这个先进典型。武汉市委、湖北省委先后成立王争艳先进事迹报告团,截至目前,已在全省巡回报告38场。听众告诉我们:武汉晚报的报道真实感人,王争艳像你们多年前报道的吴天祥一样,是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先进典型。“上医之境”的报道,在第二十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上光荣当选。

通过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我体会到,走基层是一项实践活动,应当成为记者自觉的职业追求,更是一个记者成长的必由之路。

基层一线是新闻工作的源头活水,只有深入基层,才能把握时代脉搏、拓宽视野胸襟。王争艳的扎根基层、甘于清贫,让我明了了“依靠谁”的问题;

只有深入基层、视自己作风为身家性命,才能以群众为师、向群众学习,桂希恩的作风严谨、高风亮节,让我明了了“我是谁”的问题;

只有深入基层、改进文风,才能让新闻生动鲜活、群众喜闻乐见,拯救衡川的系列报道,让我明了了“为了谁”的问题。

因为,深入基层才能写出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才能造就媒体持久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在湖北新闻界这样一个崇尚业绩与奉献,讲求真实与诚信,重视作风与文风的团队里,我经常与身边的优秀共产党员和基层的先进模范人物看齐、对标。我感觉,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我很渺小,我是一滴水;然而我自豪,因为,我为大海所包围!”(武汉晚报记者  谢东星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6号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