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媒人物

我在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的7天6夜

发布时间:2010-11-16 17:04:00

    

 

 

湖北日报记者唐晓安(右三)在玉树机场参与抬送伤员

 

 

湖北日报记者唐晓安在玉树转运伤员的空军伊尔76飞机上采访武汉急救中心熊悦安的情景

 

 

湖北日报记者唐晓安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看望玉树受伤藏族同胞旦增求松时留影

 

赴青海玉树地震灾区采访,这是本人继2008年首批赴四川汶川地震灾区采访和2009年重返四川地震灾区采访之后,再一次赴更遥远的地震灾区采访。

我得知玉树发生地震的时间已是414日上午12时半左右。当天上午我参加全省中医药工作会议采访,中午回报社打算写完新闻稿,下午再回会场听取与会代表讨论,可刚回报社打开电脑,玉树发生地震的消息跃入眼帘。

根据震级与震源深度及个人经验,我在心中暗暗感到该地震“形势有些不妙”,自感时隔一年又一场艰难困苦的抗震救灾斗争摆在我们眼前。于是匆忙到食堂用餐,做好随时出征采访报道准备。

中午,本人一方面快速处理手中的新闻稿件与编辑每周一期的湖北日报《健康》版稿子,另一方面密切关注网上灾情变化,并搜集有关玉树地形地貌与赴玉树的交通路线等信息,同时不间断与省卫生厅应急办联系,以便获取有关应急信息。

当日下午两点左右,随着灾情加重的信息不断从互联网上传来,并获悉省卫生厅已启动应急预案,向省部属医院发出做好赴玉树抗震救灾的应急准备信息时,我深感事态形势的严峻性,立即向部门主任汇报,部门主任同时向报社集团领导作了汇报。

当集团领导同意派一名记者赴玉树采访时,值班主任不由自主把目光锁向了我。我深知主任们的目光是对我的信任与器重,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与担当,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旋即电话告之家人,让她帮我准备出差行装,但没有告之我的去向,以免担忧。

说实在的,就在我点头的瞬间,我内心深处掠过了一丝犹豫。

一方面是连日熬夜赶写相关报道,人也十分疲倦,另一方面是前年汶川地震惨烈的情景尚未在大脑中褪去。两次赴汶川采访的历程,灾区一片片废墟和一个个伤残场景,我流下伤心的眼泪,回汉后数月,还数次在半夜里被这些场景惊醒。

人人都深爱脚下每一片土地。人说不怕死,是假的。在汶川地震采访期间,数次经历强烈余震时的场景历历在目。此次赴更遥远的玉树地震灾区采访,怎么抵达?心中无底!

    我是15日下午随湖北医疗队踏上赴青海玉树地震灾区征途的。从汉口至西宁1900多公里,列车共行驶了35个小时。沿线驰援的全国专列不断,我们乘坐的“抢字号”专列前行线路,不时被离距青海相对较近省份专列所阻。

    据悉,“抢字号”绿皮专列是415中午两个小时内紧急集结的,通行线路是临时调控停靠,这给列车用水、食物补给造成极大困难。

35小时,列车只在信阳、西安新丰镇、宝鸡、兰州停靠,整个食物补给只在宝鸡吃了一个盒饭,其余时间均以方便面充饥。

列车前行途中,我省医疗队指挥中心始终没有休息,相继成立组织框架、进行了四次动员并深夜召开急救培训、心理辅导、灾情评估会议,为了及时了解相关精神,我几乎全程参加了相关会议。

因绿皮专列没有适合电脑充电的220V电源,但为了及时将有关新闻传回编辑部,我们只能用手机与编辑部电话口述采访联线,但因沿途高山纵横,隧道首尾相连,列车穿山越岭,手机信息时断时续,有时传一条新闻消息稿需打30多个电话。同时,为了尽快熟悉每一名医务人员名字及业务专长等信息,记者没有踏实睡上几个小时。

在列车上我第一时间发回了《我省医疗队紧启程赴青》、《医疗救援队在列车上争分夺秒开展救援培训和心理辅导》等报道。

 

 

 

17日凌晨6点,我省医疗队终于抵西宁,并与全国先后抵西宁集结的医疗队,听从青海方面统一调配。

抵西宁,饥肠辘辘与风尘仆仆的我省医疗队简单用过早餐后,开始作短暂休整,以便适应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玉树生活。间隙,记者与16日夜从武汉飞抵西宁的同事柯梏会合后,没有片刻休息又分兵两路,一路由我随医疗队队长谢正海赴青海省卫生厅了解救灾情况并领取救治任务,一路随请战心切的我省医疗队赴距临时驻地30多公里外的西宁机场“寻活干”。当日中午11时许,当得知有部分从玉树空转运的伤员需医疗队协助转运时,我饿着肚子随医疗队派出的急救车赴西宁机场,参与转运伤员,至西宁市内各医疗机构。

为了在第一时间将我省医疗队救治伤员及记者在灾区所见所闻的一线新闻传回编辑部,我和同事柯梏及电视台和湖北广播电台记者,冒着猛烈的干枯寒风与强劲的风沙在西宁机场协助抬送伤员、采访、拍照,并随医疗队辗转于机场与西宁市内各医疗机构,采访直至当晚6点半,等我们饥肠辘辘返回驻地写稿时,又突然接到指示,我省医疗队要于当晚紧急集结赶赴玉树。

我来不及思考什么,只想能争分夺秒在医疗队出发前把稿子写出并传回编辑部后再同赴玉树,我为此只得忍着饥饿写稿、传稿,当我把通讯《“感谢湖北人”——我省医疗队抢运伤员小记》传回在汉等在电脑旁的部门值班主任手中时,湖北省抗震救灾医疗队员已开始集结,启程赴玉树。

西宁至玉树800多公里,只有一条两车道宽的“生命通道”——214国道进出。

青海的春天比湖北要迟来许多。当我省到处生机盎然时,西宁还笼罩在寒冷的早春里。

西宁至玉树一路高山险壑、坡地纵横且路面凸凹不平,急救车在经历长长的高坡地后,迎来的往往是上十里长的下坡地,熟悉的司机知道,上坡容易下坡难,车子向下俯冲时不能踩刹车,否则会发生交通安全事故。沿途,我们就见到数辆车辆冲下山坡的车辆。

高原昼夜温差大,白天烈日当空夜晚却零下十几度,寒气透过车窗钢板,穿透我们的骨髓。

车辆一路穿越无人戈壁,大约距离玉树400多公里地时,我乘坐的武汉市120急救车抛锚了,一夜未眠的我刚走下车时,踩着的大地宛如棉花包,此时自己还不意识到强烈的高原反应已袭来。

站在刺骨寒风中,我们只得拦过往车辆以期捎我们赴玉树。后无奈在当地租了一辆小面包货车继续前行。车翻过黄河源头、海拔4800多米的巴颜喀拉山口后,我开始头痛欲裂,面包车每左右摆动或过一个深坎时,自己的头仿佛要从脖上飞了出去。

当日下午4时,车终于进入玉树地界,但从全国涌来的各种救灾车辆排起的队伍,足有10公里长,整个车辆只能停停进进,由于我所乘的车没有食物和水,饥饿袭来,人有气无力。

玉树地处高山峡谷,稍开阔的地带早已搭满救灾帐篷。据青海日报工作的湖北籍老乡介绍,在玉树州结古镇街头行走,好比在武汉街头背着40公斤的包裹在行走,走快了得气喘吁吁。

因此,有人戏称,在玉树生活只适合慢性格的人,对来自低海拔地区、平时风风火火惯了的解放军、医务工作者和记者,尤其不适应。

强烈的高原反应几乎成了我省赴玉树队员共有特征。当我们湖北医疗队抵达指定的驻地时,已是晚上9时许。这时记者发现,我已有整整20多个小时粒米未进!

玉树手机信号微弱,为了节约电脑中为数不多的电,以备给手机充电,我只得通过口述请求在汉的我爱人笔录,将我所见所闻传回编辑部。但高原反应强烈,每用大声说话时,太阳穴仿佛被人扯起来一样撕裂疼痛,待稿子传完后,晚上我精疲力竭就和衣倒地露宿玉树机场外候车厅。

冰冷的地板,大脑撕裂疼痛,想喝开水却无从寻觅伴随我过了一个整夜,这也是一个不眠、辗转反侧的夜晚,终于等待了黎明的到来。

天刚亮,我在解放军323方舱医院要了一杯开水,返回机场大厅时,突然听到紧急呼救救治伤员的声音。一个由记者参与,从玉树至西宁,全程空中体验接力抢救伤员的报道策划方案在大脑中快速形成。

19日上午7时。伤员藏多被送到玉树机场候机厅,我省医疗队员迅速迎了上去,并开始紧急处置。接着一批批伤员被送来,我省医疗队员又分工迎了上去。

 

 

这次玉树抗震救灾难度之大、条件之艰苦、环境之恶劣,在灾难救援史上是罕见的。但是,灾情就是命令,灾区就是战场,时间就是生命。千难万险消磨不掉我们抗震救灾的坚强决心,千山万水阻挡不住我们救援同胞的坚定脚步。

在玉树机场,从玉树经空中转运伤员至西宁途中,从西宁机场转运至西宁市内各医疗机构中,从一个个感人画面中,我见证了什么叫大爱无疆、患难与共,什么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奋不顾身的伟大抗震救灾精神,什么叫汉藏同胞一家亲!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在玉树机场,我省抗震救灾医疗队,用坚定信念、坚强意志,坚韧努力,全力救治伤员的场景,在空中转运伤员过程中,全体媒体记者共同参与的场景,在飞机上,我省抗震救灾医疗队一个个细小的服务环节,让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为此,我采写了《老人莫哭,我们来帮你》、《全程空中接力营救》等报道。

在接下的西宁的数日里,我有幸同医疗队队长谢正海带领下,深入藏族同胞的病床边,在青海医务工作者的细述中,近距离见证了我省医疗队急灾区同胞之所急,想灾区人民之所想,青海与湖北心手相连、一家亲的大爱情怀。

“感谢湖北医疗队!你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长大了我就考你们湖北的大学!”这是藏族同胞伤员的声音。

“湖北医疗队医术精湛,敬业精神令人钦佩!”这是西宁医务工作者的评价。

湖北作为全国医疗资源大省,加之这次选派的医护工作者都是各医疗单位从众多主动请缨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业务骨干,我省医务工作者医术精良深深地感染了青海同胞。

同时,我省医务工作者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战斗的良好作风,深深感染了青海同胞。

因藏族同胞生活与饮食习惯不同,加上一些受伤同胞伤口感染,不少同胞身上散发着浓烈的气味,但我省医务工作者始终面带微笑地、亲切地为藏族同胞包扎伤口,擦洗身体、剪指甲等医护服务,受到了青海省有关部门和当地群众的高度评价。

此外,医疗队踊跃捐款、献爱心的行动,深深地感动了玉树同胞。

在此,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白衣天使就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上月19日上午,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在青海省西宁市隆重举行全国抗震救灾总结表彰大会,我省抗震救灾医疗队、协和医院骨科医生叶哲伟和本人,分别荣获“全国抗震救灾英雄集体”和“全国抗震救灾模范”称号

在省委常委、副省长张岱梨和省人社厅有关负责人带领下,我们光荣地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在此,我首先要表达的是,我们所获得的崇高荣誉是大家共同的,我们只是其中一名代表,因为在这荣誉背后,凝骤着全体荆楚人民的支持,凝聚着广大同仁的默默奉献。同时,这荣誉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对我们湖北人民支持抗震救灾精神的肯定,是对湖北全体医务工作者的大爱情怀的充分肯定,也是对我们新闻工作者的勇于担当与敬业精神的充分肯定!

同时,这次赴玉树采访,困难超越我们想像,但我们在玉树的每一时每一刻都充分体现了前后方互动,体现了各方对我们的关心、关爱。

记得在我们咬着牙关坚守在抗震救灾一线最关键时刻,是集团党委的慰问,驱使们继续前行。在玉树期间,本集团党委书记、社长江作苏给我发来了慰问电,刚回国的集团总编辑唐源涛也给我打电话慰问并勉励我要勇于担当,社会部领导多次电话慰问我们生活、身体情况,令我们非常感动。

在玉树期间,我们采写并拍摄了一些有一定影响的报道,这是报道是前后共同努力配合的结果。期间,本人在玉树传回的一篇篇报道经刊播后,尤其是本人在玉树抬伤员的照片在湖北日报一版醒目刊发后,熟知本人的各方领导和朋友纷纷打来电话表示慰问。对此,我向他们表示衷心感谢!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社长江作苏写道:“这是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用实际行动支援灾区的最新举动。”

421湖北日报在头版显要位置刊载《媒体责任,我们心连玉树震区》文章称赞我们的敬业与坚强,说:“高原反应,灭不掉记者豪情。我们青年记者在前方克服重重困难,他们现场直击抗震救灾实景,让千万荆楚读者与灾区同胞感同身受,体会他们的痛楚、期盼和感激;他们不分昼夜地活跃在抗震救灾第一线,践行媒体人的责任。同时,他们也是一群常常把自己隐藏在重大事件背后的隐形人,让读者看到了抗震救灾这一重大自然悲剧的分秒进展,看到了灾区群众的悲欢离合和救援者的奋不顾身,却隐去自己在履行记者职责中所遭受的种种困难。即使身处困境,他们也只是将这作为了解灾区群众困难真情实感的最好途径。因为他们,新闻成为拯救灾区的最强大、最有效的力量之一。”

一篇篇精彩的报道,一个个有冲击力的标题,让荆楚人民不断更新自己的情绪,调整自己的行为:关注灾区,感受灾区,援助灾区的氛围在荆楚大地酝酿形成。人们通过多种途径来表达自己对灾区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一笔笔汇款被寄出,一份份爱心在传递。同时,报道更加坚定了只要有党和国家的强力领导,有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我们一定能夺取抗震救灾全面胜利! (湖北日报   唐晓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6号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